首页 > 评论 > 正文
传统的新生

发布时间:2015-11-09

作者:法国塞努齐博物馆(巴黎亚洲艺术博物馆馆长)  Christine Shimizu
           博物馆研究员 Mael Bellec
 
中国当代艺术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充满活力,这一强劲的势头打开了中国艺术通向国际市场的大门。然而少数知名艺术家的光辉吸引了西方大众的眼光,从某种程度上掩盖了中国艺术的多元性和复杂性。艺术市场的参与者与艺术机构多被反映毛泽东时代意识形态的艺术形象所吸引,尤其是由于这种艺术形象是被汉化了的波普艺术,因而变得更加易懂,更易于被西方接受。而在很长时间里,那些需要更深层次的文化积淀以及追溯审美根源才能被鉴赏的作品却被艺术市场的参与者所忽视。直到最近几年,这过去三十年的中国美术史才得到一定程度的改写。
 
白明的艺术创作,技法变化多端,风格丰富多彩,但其作品始终保持着内在的连贯性。远离了那些玩弄各种标签符号的艺术同行,白明独辟蹊径,创作出别具匠心的作品,是一名反映了中国当代艺术复杂性的标志性艺术家。他对于中国艺术传统性与当代性的综合思辨,彰显了其对中国古典艺术的继承与断裂的深刻认知。正是这种对历史性与当代性的追求、这种对中西艺术交融的把握,赋予了他的绘画与陶瓷作品一种特殊的源泉。
 
陶瓷
 
白明在陶瓷领域的孜孜求索,最充分地体现了其对中国历史的辩证分析。中国的陶瓷艺术,窑火相传,历经千年。而在给这古老艺术赋予新生的诸多努力中,白明是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景德镇自元代以来就是中国官窑的所在地,如今景德镇的瓷窑还在继续制造着原创的作品。然而多数情况下,这些陶瓷作品的看家本领也只是对千年以来的古代陶瓷作品在形式与纹饰上加以变化和调整。与日本和韩国的陶瓷艺术相比,中国的陶瓷艺术发展曾经落后三四十年:中国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出现一批具有创新性的陶瓷艺术家。生于1965年的白明毫无疑问是其中的佼佼者,此外还有李见深(出生于1959年)、刘建华和吕品昌(出生于1962年)。
 
白明的先祖具有北方满族人血统,但他却出生于江南水乡的江西省余干县,离景德镇只有一百公里远。他的家乡对他的艺术生涯有着不容忽视的启迪作用。之后,他离开家乡,到中央工艺美院学习,后来该校并入中国最富盛名的清华大学。
 
1994年,白明大学毕业。但在此前的一年,他就已经在景德镇开始了陶瓷创作。此后,景德镇也成为艺术家陶瓷创作的唯一地点。从早期开始,白明的作品就展现出两大趋势。一方面,他的作品的器形与图案天衣无缝地融入了东方陶瓷的经典元素。景德镇传统的陶瓷工艺在他的手里至臻完美,进而融为其自己的艺术,他的很多作品采用了笔洗、卷缸等传统器形,而经典的釉下彩,如青花和釉里红也是他喜爱的表现手法。
 
然而,白明作品的器形和图案并非都源自中国的陶瓷传统。他在艺术生涯早期也曾受到一些日本陶瓷艺术的影响,因此在其作品中可以看到一些不规则、不对称的形状和片段化的植物主题。然而更突出的是:他对陶瓷传统器形的比例、形状进行了充分地再创作,对作品的主题与布局更是进行了开创性地革新,古典陶瓷中那些传统吉祥符号的纹饰不再成为作品的主题。所有这些赋予了其作品鲜明的画面感。而正是通过这一切,白明延续并且深刻地重塑了中国传统陶瓷。
 
历史上传统的中国花鸟作品的结构主要注重于作品的器形、图案、题字和印章,而白明的植物主题的创作起始于一个美学的片段,而又无尽地延伸至整个作品,静静地形成完美的装饰艺术印象,并不会在观赏者的鉴赏过程中喧宾夺主。历史上传统的陶瓷器皿都是实用型物品,陶瓷器皿本身仅仅是绘画主题的载体而已。而白明作品则整体上无时无刻地不在突显其纯粹的艺术性与装饰性。也正因为如此,其作品旋转的展示方式与其主题内容的联系就显得更加水乳交融、密不可分。白明的作品中,对金属氧化物色料和釉料的运用炉火纯青,亦或相辅相成,亦或相反相成,然最终会达到一种浑然天成的平衡感。这一特点在其偏抽象主义的作品上尤为突出。
 
另一方面,在白明的很大一部分作品中,陶瓷被视为一种雕塑材料。这种艺术创作形式是在战后的亚洲,由日本的先锋艺术家率先尝试的。尽管如此,这种手法在九十年代的中国并非美学之主流。这一时期的大部分陶瓷作品更多地是体现出一种消费社会文化。这些作品经常是把可以展现中国文化卓越性的材料——陶瓷,和庸俗的商品化过程(如对传统标识和纹饰的堆积和复制)相结合,做成陶瓷雕塑物件。这些作品似乎只能被认为是“后毛泽东时代”其他艺术形式“三维化”“立体化”的一种延展。
 
在此背景下,白明在中国传统美学方面的厚养使得他在这个领域出类拔萃。虽然他的一些作品完全属于纯粹的抽象造型艺术,但是其大部分陶瓷雕塑作品却并没有完全摒弃其功能性的特点。但这种功能性更多是悄无声息地隐藏于其复杂多变的创作手法、对比鲜明的图案材质和自由变化的外形之中。通过对景德镇千年流传的各种色料和釉料潇洒自如的运用,白明作品经常让我们感知到陶瓷那种独特的精致与脆弱。这也再次凸显出白明作品的一个重要主题:时间和传统之间微妙的关系。
 
除了这两种主要作品形式以外,白明还创作作为绘画载体的瓷盘。他对釉色和氧化物颜料的运用已臻化境,使其陶瓷作品获得了与布上油画、纸上水墨同样细微而精妙的效果。半透明的釉质加强了色彩的透明度和光泽。这些作品其实完全可以首先当作绘画来欣赏,它们见证了白明对陶瓷和绘画这两种艺术形式精准而平衡的把握。
 
绘画
 
白明的绘画生涯与陶瓷创作同时起步。然而他在这两个领域所借鉴的艺术家则截然不同。白明自称在其最初的绘画作品里,其艺术理论受到了安东尼•塔皮埃斯、马塞尔•杜尚、卢齐欧•封塔纳等人的的影响。这些艺术家的作品是从上世纪八十年代起才在中国传播的。在这之前,只有二十世纪上半叶的西方艺术家才为中国艺术家所熟知。直到邓小平改革开放之后,中国大学的图书馆中才开始有先锋派艺术家的作品,中国学生也才开始可以到国外去,直接探究欧美艺术家最近四十年的作品。此外,政府放松了艺术同质化的掌控,让中国艺术更多地受到了外国艺术的洗礼,并酝酿出自己的舞台。
 
然而,白明不是简单地把西方美学流派和标准等舶来物照搬到他的创作中,他回应了西方艺术先驱提出的一些新的问题论。西方油画是从上世纪50年代初在中国扎根的,在接下来的三十年当中,进行油画创作的几位最著名的中国艺术家,在技法上已经到了欧洲十九世纪后期的水平。此外,台湾或海外华人艺术家开始用国际的和当代的艺术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感,他们也开始在中国大陆获得一定知名度。
 
在这样的背景下,除非全盘照搬前人的模式,油画创作本身就成为一种提出问题的源泉,当然这里的油画创作不是毫无创新地照办别人的经验。同样地,很多艺术家开始质疑“形象”的作用,一些抽象派画家认为有必要直接质疑制成品的地位。对安东尼•塔皮埃斯、马塞尔•杜尚、卢齐欧•封塔纳的艺术进行思考正是白明的发问手段,从而否定了绘画是“对世界敞开的窗口”或者“仅仅是一个涂有颜料的平面”的说法。白明将不同的材质和织物入画,通过材料的效果,在同一作品中融合了封塔纳和塔皮埃斯在油画中探讨的二维空间和三维空间的关系,同时反映出杜尚在制成品与艺术品之身份方面提出的问题。然而,白明作品的独到之处在于,他摒弃了杜尚的概念绝对性,将材料与绘画融为一体,在表意功能和成品艺术之间找到了折衷。
 
与此同时,这些作品的前卫性和纯绘画风格互为平行补充,通过不同风格的造型艺术对问题进行了探索。一方面,白明非常接近非形象艺术的抽象风格。“非形象”艺术运动吸引了赵无极和其后来的很多中国艺术家。这些艺术家发现,西方的当代性与中国的传统艺术有着共同之处。在抽象表现主义和受到中国传统艺术影响的巴黎学派的创作中,他们找到了艺术家的一种个性化的艺术表达:对画笔的运用和近乎书法式的肢体艺术语言的表达。另外一方面,白明的抽象主义更加具有几何性,通过对空间价值的处理以及色彩的并陈,加以上述平面与空间的关系,几者之间交相辉映。此外,白明不断提纯其艺术,简化了绘画中的元素,逐渐放弃了对材料效果的注重,而是更多转向研究灰色调的平衡关系。
 
尽管白明的作品中,在绘画技法和风格上已经与“中国传统绘画”完全断裂,但是白明从来没有拒绝过中华文化的养分和传承。他作品的标题和物件还是让人遥感到古代中国的一些概念,比如汉服和围棋。另外,他对单色画色彩的掌控让人联想到中国的水墨。这一特征自他2003年涉及水墨开始愈显突出。这一年,为了筹备参加在日本的展览,白明开始进行水墨创作,其作品的丰富性和风格的多元性在这种材质中得到充分凸显,这要归功于他把油画上的创作语汇直接借鉴到单色的水墨中,达到极佳效果。
 
从这个角度说,白明属于一个产生于80年代,而在2000年后被确认的一个流派,即艺术家采用水墨材质,将其作为中国文化身份的符号,同时融入当代新语汇,进行创新。白明为此做出了贡献:抽象抒情或几何状的风格,对图案主题的界定,同时注重作品的装饰性,整个画面的布局,极具表象性。
 
白明的绘画,如陶瓷,同时反映出中国传统文化的优越,以及外来的养分。他以茶入画,亦用茶水铺底,其作品上出现的白色虫洞,即有蚕茧的意向,也表示时间的流逝。这一元素在白明最近的油画中也得到呼应,深化和提炼了当代语言,又不断提起这些洒落画面的空隙所昭示的传统。
贯穿的主题、多元的创作技法、个人风格、以及灵感的源泉,见证了白明极高的要求以及中国当代艺术的新现象:即中国艺术舞台上出现了一代成熟的艺术家,他们受益于相对“毛的时代”更为开放的教育,与此前几十年的艺术相比,关系更为调和,不需要立刻通过直白的手段以“过去”来完成自我定位。从此,未曾有过的凌云之志将成为可能:创作全新的和普世性(世界性)的作品,不需要否认自己的文化,也不需要在全球化语境中消融自己的原创性。
 
白明与其他艺术家尝试展现中国艺术的能力:内生的能量,加上对西方技法和风格的兼收并蓄,书写属于他们自己的理论、美学以及历史。他们证明了中国艺术有能力创新和革新。白明凭借其作品的丰富以及跨度(幅度),必定成为这一艺术运动的领军人物之一,得到中国和国际上的广泛认可。他本身也证明了这些中国艺术家的雄心正在变为现实!
 
白明, 1990年后中国陶瓷复兴最重要的参与者之一。大学教授,理论家和陶瓷艺术家 ,在景德镇陶瓷艺术衰落达一个世纪之后,他和他的同代人的努力重塑了景德镇陶瓷艺术的传统。在千年古代官窑所在的地点,他把至臻完美的传统陶瓷工艺、东方元素以及其独树一帜的风格创新融为一体。在他的开创下,陶瓷真正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新兴的领域。他的绘画作品,无论是油画还是水墨,也一样将传统与现代,将东方与西方无缝地结合。
 
沉醉于白明的作品前,对于法国的鉴赏者来说,这是一次探索和体验。探索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个最美的侧面,同时体验亚洲传统艺术那无法否认的不断变革更新的能力。
 
展览主办:塞努齐博物馆
                  中国文化中心
                  中国对外文化交流协会
赞助商:中国人保  索非亚基金会  法国航空公司
 
合作伙伴:Moment传媒